南方日報專訪戴立忍

向下

南方日報專訪戴立忍

發表 由 grussy 于 2009-12-04, 9:12 am

  戴立忍的“悲慘世界”

  在今年的金馬奬上,最出風頭的人並不是來自大陸的影帝影後,而是台灣本土青年導演戴立忍,他以小成本電影《不能沒有你》獲得了包括最佳導演、最佳作品在內的五項大奬。說是青年,其實他已經四十多歲了。但和好朋友魏德聖一樣,這麼多年來“導演戴立忍”也始終在失業邊緣徘徊。好在他長得比較靚仔,那副酷似張震的面孔,讓他在多部電視劇裡可以擔任主角,因此也避免了和魏德聖一樣,淪落到要賣房子來拍電影的地步。

  盡管如此,戴立忍這條導演之路並不能說是順暢。到如今位置,他也不過拍了兩部片,除了《不能沒有你》,就是之前的《台北朝九晚五》。其余的時間都是在還債。而且,與魏德聖的“失業小導演”相比,戴立忍的人生之路更加坎坷:童年像集中營,青年的初戀卻又死於謀殺……而這些回憶和情緒,都被他寫進了《不能沒有你》的劇本當中。而在他看來,電影無非就是一種情緒的表達。

  不能沒有你·父親

  童年除了挨揍就是挨揍

  ○我挨打一直挨到國一,那時已經很大了,結果有次父親打我,我就和哥哥一起離家出走,去同學家住了。然後我和父親的關係就跟路人差不多了。

  《不能沒有你》講述的是一個家庭親情的故事。作為導演的戴立忍說,其實他把自己關於童年的一些記憶也寫進了這個劇本裡。並且,很多都是感覺不那麼美妙的記憶。尤其是親情,在他的印象裡,自己的童年簡直就是一個“集中營”。甚至一向以來,他與父親的關係都非常惡劣,直到《不能沒有你》拍攝期間父親病重,才讓他對親情有了更深的認識。

  活到今年,戴立忍43歲。他的父親是當年翻越喜馬拉雅山、從印度進入台灣的山東學生。上世紀六十年代時,其父在台東的一所中學裡擔任訓導主任,並且成了家。但父親童年時的貧苦記憶,卻讓他對戴立忍的教育方式無比嚴格。“我的童年,除了挨揍就是挨揍。感覺我小時候受訓的方式簡直就像斯巴達戰士,”戴立忍說,“我還記得,兩三歲時因為不會區分穿拖鞋的左右腳,被父親狠狠打了一頓,而且關在門外,不管怎麼哭喊都不開門,最後被鄰居阿姨接回家住。四歲時,因為在院中玩水缸中澆菜的水,又被雙手綁着弔在牆上毒打……可能也是有點頑皮吧,總之上學之前,印象中就沒有幾天沒被打過。”

  上學後的戴立忍受到的又是另外一種“折磨”:“經常被父親命令去打掃村裡的巷道、做水泥工,修補自家圍牆。搞得我滿手都是老繭。現在回想起來最大的用處不過是消耗了我那時過剩的精力。此外我父親還一直讓我保持所謂的勤儉習慣,經常穿着開了口的鞋子、打了補丁的衣服去上學,搞得很多人以為我是校工的孩子。而且,我就沒記得父親表揚過我。那時他帶我去的唯一的娛樂游戲,就是看電影了。這可能也是我最初做電影的動因吧。”

  童年時的陰影自然造就了戴立忍叛逆的性格:“我挨打一直挨到國一,那時已經很大了,結果有次父親打我,我就和哥哥一起離家出走,去同學家住了。然後我和父親的關係就跟路人差不多了。後來我家搬到高雄,隔壁左邊是漫畫店,右邊是高雄最大的書店,我就整天在那裏看書,什麼都看。”

  這些關於童年的記憶,很多都被用在了電影裡:《不能沒有你》中的碼頭倉庫,以及那些貧民窟,都是根據他小時候的印象“改造”而來。而電影裡父女之間的感情,也是他真實心情的寫照:“父親得肺結核之後我去看他,突然明白了他的想法。所以在戲裡我就把主角的關係寫成這樣:一個不會讚美與表達感情的父親,最後以挾持女兒跳橋自殺來進行抗議,用生命換取與女兒團聚的過程。”

  不能沒有你·戀人

  這麼多年了,你過得還好嗎?

  ○一天晚上給女友寫信,但第二天還沒來得及寄出去,他在餐廳吃飯時就在電視上看到了女友被歹徒殺害的新聞。

  和戴立忍的生活經歷一樣,他的感情世界也異常複雜。和大多數年輕人一樣,他的初戀也發生在高中。然而對於自己的第一段感情,戴立忍依然不願意多談,因為那是他心底永遠的一道傷疤。

  這個悲傷的故事開始於他高中畢業那年。那時,戴立忍被抽中參軍,到金門、馬祖一帶去當兵。他笑稱,這算是第一次跟“金馬”沾邊。而在那時的軍隊裡,普通士兵半年後才會有一次假期,結果,剛去兩個月,一天晚上給女友寫信,但第二天還沒來得及寄出去,他在餐廳吃飯時就在電視上看到了女友被歹徒殺害的新聞。“當時我的情緒很不好,他們怕我傷害自己,也怕我傷害別人,於是就把我關了禁閉,整整三個星期,門口有人守着,每次有兄弟來看我,都會送一瓶高粱酒,於是我就把自己灌醉。但直到我出來,也沒能去見她最後一面。我的確想過自殺,但後來,卻沒有嘗試過。”

  禁閉結束後,戴立忍參加了軍隊的跆拳道運動隊,早飯前跑一萬米、晚飯前跑一萬米,想用折磨自己身體的方式來消磨生命。“那段時間,我經常哭,也經常喝酒。直到退伍幾個月後,我才真正地去想以後該怎麼辦,於是就去考了藝術學院。”而他的這段心路,在《不能沒有你》裡同樣有所體現。裏面的父親一直想問女兒這幾年過得好不好,戴立忍說,這就是他的生命經驗了,主角的話,就是他想說的話。

  不能沒有你·桂綸鎂

  她是台灣近十年來唯一的花旦

  ○她是有走向國際的能力的。外語又好,形象也不錯,可以飛得很高。

  在真正成為藝人之後,戴立忍衆所周知的戀情有兩段。一段是與演員張鳳書,倆人談了好久,直到2003年分手。再然後,就是2004年開始的與桂綸鎂的感情。5年前,桂綸鎂與戴立忍一起拍了電影《經過》,桂綸鎂飾演故宮的研究員,與飾演電影工作者的戴立忍邂逅,開朗的桂綸鎂改變了戴立忍冷漠的性格。而在戲外,二人也擦出了火花發展成為情侶,只是,5年了,大家雖然知道他們是男女朋友,卻因為二人的低調,沒人能一窺究竟。

  對於自己與桂綸鎂的關係,戴立忍這樣解釋:“我一直覺得,她是台灣近十年來所出的唯一的花旦,她是有走向國際的能力的。外語又好,形象也不錯,她可以飛得很高。所以,如果在一起的話,我不能給她加分,那麼最好就不用多說了。而且,我始終覺得,工作和私人生活應該分開。因為台灣媒體有個毛病,一旦關注到花邊新聞,他們就不願意關注你的作品。所以,《不能沒有你》裡,桂綸鎂其實幫了我很多,包括裏面電視播音員的聲音都是她在配音,但我在最後感謝字幕裡都沒有打上她的名字,就是害怕媒體失去了焦點,整天炒作這些以至於喪失了對這部作品的正常判斷。桂綸鎂知道我的想法,她也很支持我這樣做。”

  不能沒有你·恩師

  電影生命中最重要的引路人

  ○畢業前,戴立忍曾經猶豫到底是去美國念電影研究所,還是到北京去讀電影學院。楊德昌對他說:“技術可以教,真正的創作卻不可能讓別人教會你,所以,如果你真想學習怎麼做導演,那你就來做我的副導演吧。”

  楊德昌是戴立忍電影生命中最重要的引路人,直到今天戴立忍依然這麼認為,所以在獲得五座金馬獎杯的獲獎感言中,他都忘不了要提一下已故的恩師。雖然作為學生,他只是在藝術學院裡上了楊德昌兩年的課。

  但就是這兩年的課程,奠定了戴立忍作為導演的根本。戴立忍說,導演無分好壞,唯一的區別在於他們各自所持的電影觀念以及看待事物的方式。而他的方式就是來源於楊德昌。“楊德昌老師上課只有一個方式,就是聊天。最初的時候,我是去混學分的,我覺得這個學分也太容易拿了吧。但一個學期下來我就明白了他的意思,他是在通過聊天,來培養我們對於事物的看法。”戴立忍說,楊德昌上課的具體方式,是一開始就讓大家討論最近發生的社會事件,每次大家討論時楊德昌就在旁邊聽着,一般後半段時,他自己也會加入進來討論,一節課快結束時,他就會自己進行一個總結———也就是表達他自己對這些事的看法。討論得多了,戴立忍就有點明白了,知道楊德昌是在通過這些總結,教給大家一種方式:“他的說法,往往都是自己的觀察、思考、組織、梳理,我們學到的是如何從新聞事件中提取電影素材,如何又讓電影與當下社會變得更緊密。楊老師不太關注票房,他想得最多的就是電影與當下社會文化的對應關係,所以他的作品對台灣社會的批判性也更強。也正因如此,他才是大師,而我現在只不過是在可能成為大師和几乎成為街頭小販之間遊蕩。”

  教戴立忍的時候,正是楊德昌創作力最旺盛的年齡。他的著名作品《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》就是在這段時間創作完成的。畢業前,戴立忍曾經猶豫到底是去美國念電影研究所,還是到北京去讀電影學院。他拿這問題請教楊德昌,得到的回答卻是:“你要真想搞創作,就不需要去讀電影學院,因為創作這回事是沒人能教的。北京電影學院可以教你東方的處理方式,美國電影研究所可以教你西方的技術,但技術可以教,真正的創作卻不可能讓別人教會你,所以,如果你真想學習怎麼做導演,那你就來做我的副導演吧。”

  楊德昌的一句話,就打消了戴立忍繼續讀書的念頭。而根據他的說法,如果當時他去了北京,也剛好就是趕上中國第六代導演入學的時期。“我如果去了,估計也就是個第六代導演的樣子,那些人除了極少數,其實大部分人也挺慘的。所以,雖然我因為沒能去北京而喪失了在這個圈子裡的一些人脈,但我通過自己的學習方式,把技術這一塊兒通過時間給彌補了過來。”

  不能沒有你·夢想

  想繼續拍小成本電影

  ○他的新片明年中就要開拍了,名字叫《我這樣愛你》,講的是家庭冷暴力的故事。

  每個導演都有夢想,但戴立忍的夢想卻很簡單。盡管如今已經五座金馬在握,他的想法依然是:再拍幾部成本不大的電影,把自己的馬步扎穩。“我的夢想並不是大製作,而是想試試看,小成本電影是否也能賺回錢來。我看的是回報比例,如果說投資100萬賺100萬,投資1個億賺1個億,這種回報率都是100%。”

  戴立忍的這種做法同樣源於一個悲慘的現實:2002年左右,他受雇於香港投資團隊,在陳德森的監製下拍了一部《台北朝九晚五》,但並不算成功。在那之後他就開始倒霉,雖然劇本想法有不少,但因為申請了新導演電影輔導金後,沒籌集到其他的資金,所以他只能根據法律進行賠款。窮途末路的他只能再去接演電視劇,把錢還清了,才開始繼續找錢拍片,於是就有了《不能沒有你》。

  這部電影的投資其實也比較曲折。“一開始我送給上面的申請是電影輔導金,結果他們要求一些市場性的東西,所以就直接把我拒絶了。後來我就去申請電視的輔導金,告訴他們要拍電視電影,於是通過了。但是這個錢比電影輔導金少很多,大概是55萬人民幣吧,所以我一開始就想乾脆就用55萬來拍。結果去高雄取景時,發現高雄那邊獎勵在高雄拍片,出了一個標案說可以支持8部影片,好像每一部給30萬人民幣。我這個電影剛好真實事件的發生地也是在高雄,所以我就把我的劇本送過去,結果拿到150萬新台幣,又籌了點錢,換算成人民幣就是大概100萬,然後就開始拍了。”

  如今獲得了金馬奬,戴立忍似乎終於不用為投資犯愁了,得獎的最直接效果,就是有投資方直接找上門來給他送錢了。但“窮慣了”的戴立忍還有比較清醒的頭腦:“我還是想先拍兩三部精緻的台灣規格的電影,大概三千萬左右新台幣的預算。等穩住了,再試試看開始往外拓。”而在此之前,他還要先演完兩部戲,一是吳宇森的《劍雨江湖》,一部則是《停車》導演鐘孟宏的新片《第四張畫》。

  而作為導演,由於融資順暢,他的新片明年中就要開拍了,名字叫《我這樣愛你》,講的是家庭冷暴力的故事。而在那之後,他的《蹲着》也要開拍。值得注意的是,這部電影有着內地的投資,而預算依然只有500萬-600萬人民幣。戴立忍說,他想用這部電影來嘗試一下公路片。所以雖然在大陸拍攝,但依然是講述中年台灣男人失去兒子之後的故事。跟《不能沒有你》和《我這樣愛你》一樣都是家庭視角,但這部的立意卻是為了表現台灣人在歷史變遷中的自我認同和定位。

  南方日報特派記者鄭照魁發自台北
avatar
grussy
優質會員
優質會員

注冊日期 : 2009-02-27
文章總數 : 440
積分 : 3977
威望 : 17
喜愛的電影職務(1) : 其他...

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://www.vimeo.com/user814975/videos

回頂端 向下

回復: 南方日報專訪戴立忍

發表 由 月海無涯 于 2009-12-04, 11:16 am

很多內容很中肯也很受用
在創作這條路的確需要有更多的思考
avatar
月海無涯
電影人論壇 - 版主
電影人論壇 - 版主

注冊日期 : 2009-02-14
文章總數 : 219
積分 : 3654
威望 : 9
喜愛電影類型 : 紀錄片 動畫片 戰爭片...好看就好
喜愛的電影職務(1) : 導演
喜愛的電影職務(2) : 攝影
喜愛的電影職務(3) : 演員
即時狀態 : 在影像之路搖搖晃晃,始終想透過影像說故事 ,我只做我真心想做而且十分感興趣的事。這樣,我便不會就事論事的進行,而是熱心的關心每一個項目,並且全心的投入。

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://www.wretch.cc/blog/gardam0209

回頂端 向下

回頂端


 
這個論壇的權限:
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